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辛弃疾寻的是谁?——说说“他”“她”“它”

作者:吴国彬 [发表时间]:2009-04-23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28期) [浏览次数]:

读2月15日《文汇报·笔会》上的一篇文章《人老矣,尚能思否》,其中引用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中的词句:“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版《蕙风词话·人间词话》中,既有“众里寻他千百度”,又有“众里寻它千百度”(均见该书203页)。同一词在不同版本中,“她”、“它”和“他”均可使用,那么,辛弃疾究竟在找谁?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他”在“五四”以前兼称男性、女性以及一切事物。“五四”时期,“伊”字则被用来专指女性第三人称。因此,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众里寻”的只能是“他”,至于这个“他”具体指代何人,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而“她”、“它”和“他”的混乱使用,则不独有他人加引号的引用之错,也有原作出版之误。

“她”的出现,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刘半农的诗《教我如何不想她》(成于1920年9月),此时,“她”作“第三位阴性代词”。实际上,“她”也是刘半农的创造,他首先酝酿用“她”字,却因读音未定等原因而犹豫不定。1920年6月6日,留学英伦的刘半农,经过深思熟虑,针对国内对“她”的异议,写出了研究文章《“她”字问题》,发表于同年8月9日上海的《时事新报·学灯》。该文从翻译和阅读外国文章的角度,提出了创造“她”字的必要。当时,“她”马上获得了较广泛的社会认同,也得到蔡元培、胡适、陈独秀、鲁迅等人的认同和使用。

在使用实践中,刘半农还赋予“她”以更宽泛的含义。他在给周作人的一封信中写道:“说起文学,我真万分的(地)对她不起,她原是我的心肝宝贝!”用“她”字,而非“它”字,来代称自己格外珍爱的事物。现在,“她”字的这个意项也被收入《现代汉语词典》,如用“她”指代祖国、国旗、母校等。

在《“她”字问题》一文的最后,刘半农还顺势提出了另一个新想法:除了“她”之外,还应该再造一个“它”字,以代无生物。这个“它”字,我们也沿用至今。

当然,“她”的出现和使用,学者们还有不尽一致的观点,但“她”得到广泛的认可,可以认定为刘半农之功。对我们来说,在加引号引用古籍文句时,应完全忠实于原文;对古籍的整理出版,也切不可只用今人的眼光,去想当然地任意更改。

还有一个经常见到的今人眼光不可靠的例子,就是“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观书有感》)中的“那”字。在诗句中,“那”的意思是“怎么”,所指是不确定的,意同于今天的“哪”,然而,和“他”一样,“那”在朱熹那个时代是兼职的,身负“那”、“哪”。当然,顺带说一下,该句中的“渠”也不是“水渠”的意思,而是代词“他”,意思为“它”,指“半亩方塘”;“为”,意为“因为”,也不能写成“唯”或“惟”。

上一条:造诣 下一条:“厉”与“历”、“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