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美发”与“出发”

作者:文学院 王娟 [发表时间]:2008-12-31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24期) [浏览次数]:

走在大街上我们会不经意地发现这样的招牌:“丽丽美發”,“宏达锺表行”……。也许大家会自然地认为那是店家采用的繁体字。虽说国家现在通用的文字是简化字,但是繁体字在一些场合仍可见到,这就存在着繁体字使用正确与否的问题。

繁体字和简化字,两者的区别是从笔画多少的角度而言的。在同一个字的不同写法中,笔画多的叫繁体字,笔画少的叫简化字。繁简字只是同一个字的不同写法,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繁简字也是异体字。

汉字形体发展的总趋势是简化,但事实上,历史上各个时期的汉字,都有它的繁体和简体。先秦的“無”,有时也作“无”,“疆”有时也写作“强”。汉代以后,简体字更多,如夀——寿,萬——万,亂——乱等等。一般说来,简化字是在繁体字的基础上形成的,繁体字与简化字是一对一的关系,即简体字就是原有繁体字的简化写法,意义上简体字与繁体字完全相同。例如:

寳——宝 竄——窜 導——导

處——处 奮——奋 歡——欢

这种情况比较简单,只要认识相应的繁简字就行了。

但是,繁体字与简体字之间的关系并非如此简单。在汉字的简化过程中,有将两个或多个字简化成同一形体的情况,即一个简化字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相应繁体字,这种情况下繁体字与简体字就不是一对一的关系。

例如在文章开头所说的“美發”应该写成“美髪”,因为简化字“发”的繁体字有“髪,發”,店家不知它们的区别,所以用错了。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讲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他香港的朋友曾收到过内地朋友写来的一封信,信中说:“我们明天出髪。”朋友接信后不知所云,后来恍然大悟,原来内地朋友使用了不正确的繁体字,把“出發”写成“出髪”(长头髪)了。

發,本义是发射。《孟子·尽心》:“君子引而不发。”由此引申出有出发,发生,发扬,发布,揭发等义项。髪,本义是头发,《墨子·公孟》:“昔者越王勾践剪髪文身,以治其国。”两个字的意义本不相干,简化后的两个字均写成了“发”,一个字承担了原来两个字的意义

再如“锺、鐘”,今天一并简化为“钟”。鐘,是一种乐器。《诗经·周南·关雎》:“窈窕淑女,鐘鼓乐之。”锺,是一种酒器,也是容量单位。《孔丛子·儒服》:“尧舜千锺。”引申出聚集义,如“锺情”。钱钟书先生的名字写成繁体字,就只能写成“锺书”,有人写成“鐘书”,钱先生大喊错误,与其父命名本义相谬。上古乐器的“鐘”有时也写作“锺”,但是当表示“酒器、容量单位、聚集”等意义时则不能写成“鐘”。

“后、後”。古代天子和列国诸侯都称为后。《尚书·仲虺之锆》:“徯我后,后来其苏。”也指帝王的妻子。班固《白虎通·嫁娶》:“天子之妃谓之后何?后者,君也,天下尊之,故称之后。”“後”是先后的后。《论语·子罕》:“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古书中个别时候先後的後写作“后”,但君王皇后的意义绝不写成“後”。

“里、裏”。里,宅院,民户居处。《诗经·郑风·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毛传》:“里,居也,二十五家为里。”裏,衣服的内层。《诗经·邶风·绿衣》:“绿兮衣兮,绿衣黄裏。”引申为在内或者在其中。二字古不通用,简化后合为一字。有人书法作品中把“欲穷千里目”写成“千裏目”,弄出了笑话。

两字归并简化为一个字与同音假借有一定的关系,两字或者多字共简化为一形,必要条件是两字或者多字的读音相同或者相近,在简化过程中用这种方法合并一些同音或音近字,事实上减少了汉字的总数量。

古书中的某些字由于现代汉语中用的比较少或者根本不用,汉字简化中便被用来代替另一字,表面上它们是繁简字的关系,但实际上在古书中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字,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时应该谨慎对待,否则容易造成错误,贻笑大方。

上一条:仁兄、贤弟及其他 下一条:“水”和“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