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遗趾”写错了吗?

  [ 时间:2011-10-24 |  来源:陕西师大报(总第473期)  作者:祁世卿  ]  

西安东郊有一处著名的历史文化遗产,那就是半坡遗址。细心的游客都会发现,门口的题字是“半坡遗趾”,“趾”字从足不从土。这四个字是郭沫若先生在1957年参观之后题写的。导游的解释是“半坡文明是先民用脚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所以用“足”字旁的“趾”。对这一问题,《华商报》曾于今年七月做过专门的采访与讨论。有人认为“趾”是“址”的通假字,也有人认为郭老这个字就是写错了,我们不该为名人的错误找借口。郭老这个字写错了吗?这要从“止、趾、址、阯”四个字的演变和关系说起。

止,本意为足。金文像一只脚的形状。由脚的意义引申为动词,表示停止。为了与这个意义相区别,后人便在“止”字上加了一个形符“足”字,分化出一个“趾”字,用分化字表示本意,而用原字表示引申义。所以“趾”是“止”的加旁分化字,是个后起字。

由脚的意义又引申为“山脚、墙角、地基”等义。为了便于区分,又加了形符“阜”或“土”,写作“阯”或“址”。《说文·阜部》:“阯,基也,址或从土。”这说明“阯”和“址”是一对异体字,即音义皆同,只是字形不同。它们也是“止”的加旁分化字。

可见,“止、趾、址、阯”在造字之初,只有一个形体,那就是“止”。后来“止”字的意义不断增加,为了便于区别,才分化出“趾、址、阯”三字。这也是汉字孳乳演变的一般规律。“阯(址)、趾”虽是为了区别意义而分化出来的,但在使用时,它们之间的界限并不严格,四个字可以通用。所以王力先生在《同源字典》中说,“止、趾、址、阯”实同一词。如“遗址”一词,在古代也写作“遗趾”、“遗阯”:

1) 梵林遗址在松萝,四十年来两度过。(《全唐诗·重归宜春经过萍川题梵林寺》)

2) 于是增土木之丽,因府库之饶,南街北阙,建天枢大仪之制;乾元遗趾,兴重阁层楼之业。(《旧唐书·志第二·礼仪二 》)

3) 汉西域塞外地甚广,唐初都护开府扩地及西北,今遗阯久湮。(《清史稿·列传九十九·鄂容安 》)

可见,“趾”与“址”并不是通假字。所谓通假字,是音同或音近,而意义无关联的一组字。“趾”与“址”音同义通,不能算作是通假。

到了现代汉语中,这一组字的分工逐渐明确了。“止”只表示停止义,不再表示脚。“趾”的意义缩小,常用义只有一个,即脚趾。有时也当“脚”讲,但只出现在固定的多音词中,如“趾高气扬”,这是古汉语用法的一种遗留。当“地点、地址、地基”讲时,现在只用“址”字。“阯”则被视为异体字而剔除出现代汉语规范字的阵营。

可见,语言文字是历时的、动态的,规范汉字的普及也是一个逐渐推进的过程。“遗趾”如果放到今天,肯定是别字,要及时纠正,但是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不一定了。郭老题字时写作“遗趾”是有理据的,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写错字。郭老当时把遗址写成“遗趾”不能算错,而且作为文物,也可以不再更改,但是在使用规范字的今天,我们就不应该再写成“遗趾”了。我国现代汉字规范工作经过半个世纪的贯彻实践,才逐渐形成了全国人民尤其是语言文字工作者牢不可破的规范意识和遵循规范的用字习惯。我们应该看到汉字规范化道路的漫长与艰辛,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使用规范字,共同维护祖国语言文字的纯洁和健康。

 

 

浏览:
编辑:张进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