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入场券”还是“入场卷”?

  [ 时间:2012-06-10 |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85期)  作者:郑立艳  ]  

我们都知道券(quàn)和卷(juǎn juàn)是形音义不同的两个字,但是在实际运用中,人们常常将二者读混、用混。类似的现象在现代汉语中是比较普遍的。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对这两字的意义变化没有清楚的认识。

在古代汉语中“券”的本义为契据。“券(quàn),契也。类别之书,以刀判契其旁,故曰契券。”(《说文解字·刀部》)古代的券要分成两半,双方各执一半为证,故从刀。如“载契券而行。”(《战国策·齐策四》)在这个意义上,常见的词有契券(契据)、券要(契约)、券约(契据)、券书(契约,文书)、券证(契据)。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词义也随之有所变动。“券”也由“契据”引申为“契合”。如“券内者行乎无名,券外者志乎期会。”(《庄子·庚桑楚》)由于二者具有相似的形态特征,后由动词“契合”引申为“状写,描摹。”如“若夏革谈妙,《齐谐》志怪,券宇宙之无极,状鹍鹏之变态。”(宋·刘昌诗《芦浦笔记》)

再来看卷。“卷,膝曲也。从卪,居转切”(《说文解字·卩部》)本义为膝曲,从卩,甲骨文像人屈膝而跪的样子。在古代,卷共有三种读法,一为卷(quán),二为卷(juǎn),三为卷(juàn)。这是卷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读音的分化。卷读作(quán)时,可用作动词和形容词。作动词是其本义,后词义范围有所扩大,由本义膝曲发展为一般的弯曲。如《庄子·逍遥游》中就有“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一句。作形容词时有诚恳、恳切和美好的样子两个意思。如“敢昧死卷卷”。(《汉书·贾捐之传》)和“有美一人,硕大且卷。”(《诗经·陈风》)第一例中“卷”为诚恳义,第二例中“卷”为美好义。读作卷(juǎn)时用作动词,指把东西弯曲成卷的动作,还常用其比喻义席卷。如“卷我屋上三重茅。”(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作名词时,读作卷(juàn),指卷起来收藏的东西,如古代的卷轴、试卷和裱好并带轴的书画等。

“券”和“卷”虽然一开始义项分明,后来又常常被混用,其主要的原因要从两字的联系谈起。先从读音上看,“券”和“卷”的声符相同,有摶曲义。券(quàn)和卷古代都为元部字。卷(juǎnjuàn)为见母,卷(quán)为群母,券为溪母。韵部相同,旁纽双声。可见,“卷”和“券”在古代读音相同或相近,所以两字常常混用。古书中“卷”和“券”通用的例子也不少。如“曰:阿郎不卖,万事绝言,若要卖之,但作家生冢(儿),卖即无契卷(券)。”(《敦煌变文集新书》)又如“后乙偶阅山场契卷,此山前后左右俱系己山,又听风水之说,谓近坟处尚可添葬,遂至兴讼。”(《鏡湖自撰年譜》)“检对契卷年月。”(《高宗纯皇帝实录》) 从字义看,一从刀,一从卩,其区别是显而易见的。二者虽有过一个时期或一定范围的通用,但纵观历史,“券”和“卷”分别沿着“重契合、刀刻”和“重卷曲”的道路发展。卷由卷膝引申为弯曲,再引申为卷轴、书卷等。券则由契券引申为凭证一类的债券、证券等。两者的分别很清楚。

从古到今,汉字形音义之间的对应关系日趋规范。但是二者的混用较为常见。如,“男孩子的礼服可以租赁,但负担女伴的晚餐和入场卷,加上送女伴一朵胸花,费用也在两三百之谱。”(摘自《读者》)媒体和企业宣传也常用错,就连电脑输入法中两者也是并存的等等。但是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三版)中,券是指票据或作为凭证的纸片,比喻达到某种目的的必要条件或参加某种级别比赛的资格,常有债券、证券、入场券、稳操胜券,券商等说法;卷也有两种读法,一是卷(juǎn),一是卷(juàn)。读作第一种时,可以用作动词,名词和量词。用作动词是指把某物弯转成筒状的动作状态。如,“把竹帘子卷起来”。用作名词是指弯转这一动作的结果。如:铺盖卷儿、卷卷儿等。这两者都是由其本义发展而来,后进一步虚化为量词。如:一卷纸、一卷铺盖等。读作卷(juàn)时,指书本、全书的一部分、卷子及保存的文件。常有开卷有益、试卷、答卷、卷次、卷帙等用法。可见,卷和券音义相别,分别承担了不同的语义功能,适用于不同的场合,是不能混淆的。题目中的词应写成“入场券”而不是“入场卷”。我们在日常使用的时候要重视“券”和“卷”之间的区别,准确使用,这样才有利于交流的进行和汉语的健康发展。

 

浏览:
编辑:王晓萌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