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弄璋”与“千金”

  [ 时间:2009-05-28 |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30期)  作者:冯东风  ]  

 

  弄璋”、“千金”两词,是人们用来尊称别人“儿子”、“女儿”的。“千金”人所熟知,而“弄璋”则相对生疏些。这两个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先看两则笑话。

  一则是:幼儿园一小女孩问老师:“老师,千金小姐是一千斤重的小姐吗?”老师告诉她说:“不是的,这个千金的‘金’是黄金的‘金’,千金小姐的意思是这个女孩很值钱,有一千斤黄金那么值钱。”听了老师的话,小女孩高兴地笑了,老师问她笑什么。小女孩说:“老师,她还没我值钱,妈妈在家都叫我宝贝,妈妈说宝贝是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连黄金也不如它值钱。”

另一则是:绍兴岑郡侯的夫人正怀着身孕。一天,郡侯出行,有一人来不及闪避,挡了道,被绑到府内。岑郡侯问他:“你是干什么的?”那人答:“算命的。”郡侯说:“我的夫人有了身孕,请你看看,弄璋乎,弄瓦乎?”那人不明白“弄璋弄瓦”指的是什么,便随口说道:“璋也要弄,瓦也要弄。”郡侯听了,认为他是信口胡说,狠狠骂了算命先生一顿。 可是没多久,郡侯夫人果然生下一男一女双胞胎,算卦的因此名声大振。

 “千金”很容易理解,而“弄璋”则需要追根溯源,我们分而论之。

 “千金”基本有三个义项。一指极多的钱:例如词语“千金市骨”、“日费千金”。比喻十分宝贵:例如“一刻千金”、“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也。”三是对别人女儿的客气称呼:例如“千金小姐”、“您有几位千金。”在这三个义项中,在此我们只看第三个义项

古时把富贵人家的女孩称为“侯门千金”,今人泛称女孩叫“千金小姐”。女孩何以称“千金”? 这得从我国的古代货币单位说起。两千年前的秦朝以一镒为一金(“镒”是古代重量单位,一镒为二十两或二十四两),汉朝以一斤金子为一金。秦汉时金多指黄铜,“千金”实为“铜千金”。后人借“千金”以言贵重,如“一字值千金”、“一言千金”、“一笑千金”、“一刻千金”、“一诺千金”、“一物千金”等均是此义。在社会交往中,渐渐地,人们也就将未婚女孩专称为“千金小姐”了。

关于“千金小姐”的由来,则与伍子胥有关。据《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三回记载:公元前522年,伍子胥父兄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逃离楚国,投奔吴国。途中他饥困交加,见一位浣纱姑娘竹筐里有饭,于是上前求乞。姑娘顿生恻隐之心,慨然相赠。伍子胥饱餐之后,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对方为他的行为保密。但姑娘猛然想起,男女接触为礼教和舆论所不容。她随即抱起一石,投水而死。伍子胥见状,伤感不已。他咬破手指,在石上血书:“尔浣纱,我行乞;我腹饱,尔身溺。十年之后,千金报德!” 后来,伍子胥在吴国当了国相,吴王调遣劲旅攻入楚国。公元前506年,伍子胥“掘楚平王墓,其尸鞭之三百”。伍子胥报了大仇之后,又想到要报恩,但苦于不知姑娘家地址,于是就把千金投入姑娘当时溺水的地方。这就是相传“千金小姐”的由来。

但也有观点认为“千金原指男儿身”。南朝梁司徒谢腓幼年聪慧,特别受父亲谢庄喜爱,常把他带在身边。他也非常争气,10岁时便能写出很不错的文章。后随父亲游土山,受命作游记,援笔便成,文不加点。宰相王景文对谢庄夸他:“贤子足称神童,复为后来特达。”谢庄也手扶儿子的背说:“真是我家千金啊。” “千金”一词,由来已久,但用来指人,这还是第一次。从谢腓被称为“千金”开始,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用这两字比喻出类拔萃的少年男子。把少女称做“千金”或“千金小姐”,则是元明以后的事。用“千金”来比喻女子,最早的记载见于元代曲作家张国宾所写的杂剧《薛仁贵荣归故里》:“你乃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请自稳便。”明、清以后的话本小说中称女孩子为“千金”的就更多了。《汉语词典》给“千金小姐”的解释是:“旧时敬称富家的女孩儿。今多用作对别人女孩儿的美称。”

何为“弄璋”、“弄瓦”?“弄璋、弄瓦”典出《 诗经·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璋”是好的玉石,顶端作斜锐角形,是古代贵族在举行朝聘、祭祀、丧葬时所用的礼器。给儿子“璋”玩,一方面是希望他有玉一般的品德,一方面又希望他成为贵族,可以“光宗耀祖”。后来就把生下男孩子称为“弄璋之喜”;“瓦”是纺车上的零件。给女儿“瓦”玩,是希望她将来能胜任女红之意。所以,“弄璋”指的是生了儿子,“弄瓦”指的是生了女儿。男孩“弄璋”、女孩“弄瓦”,实为重男轻女的说法。“弄璋弄瓦”一直沿用至今。

古代就有举行汤饼宴贺“弄璋之喜”之俗,生了儿子自然要庆贺一番,大宴亲朋好友,朋友们也争当“弄璋之客”苏东坡有《贺人生子》:“甚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璋出。”宋代的王禹偁《张屯田弄璋三日略不会客戏题短什共以满月开》,诗云:“布素相知二十年,喜君新咏弄璋篇”。 这些诗句说明“弄璋之喜”作为了一种民俗传承了下来,也从侧面表明了“重男轻女”观念由来已久。但也有庆祝“弄瓦之喜”的。那也只是调侃并非真正庆贺。清朝褚人获的《坚瓠集·丙集·弄瓦诗》中记载:无锡邹光大连年生女,俱召翟永龄饮。翟作诗云:“去岁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作诗上复邹光大,令正原来是瓦窑。”此诗流露出的仍是重男轻女的思想。

搞清楚“弄璋弄瓦”的由来及涵义,一方面可以透视出我国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一些思想渊源,另一方面在当今的生活中遇到这些词时不至于茫然不可理解。

 

 

浏览:
编辑:

 

上一篇:造诣
下一篇:也谈“作客”与“做客”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