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令尊”、“家父”及其它

  [ 时间:2010-09-05 |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52期)  作者刘丽  ]  

  2007419,毛泽东之孙毛新宇做客《艺术人生》,当时其父毛岸青去世不久,主持人朱军在毛新宇坐定后,便深情地说:“在这里首先对家父前些日子的过世表示深切的哀悼。”观众大惊,此事被网友戏称为朱军的“家父门”事件。无独有偶,在2009年的开年大戏《走西口》中,“家父”再次担起了“令尊”的职责:田青和田耀祖喝酒时,田青说:“我父亲叫田耀祖。”田耀祖说:“认识,原来是你的家父啊!”这里又把“家父”和“令尊”混淆,说明许多有文化的人也并不清楚它们的区别。

  称谓是社会交际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称谓,是维护正常、和谐人际关系的重要手段之一。亲属称谓在称谓中使用频率最高,包括称人之词和自称之词两部分:称人之词多用于敬称,即敬辞;自称之词往往用于谦称,即谦辞。在文献中,常会见到“令堂”、“令尊”、“家严”、“舍弟”等词,其中“令堂”、“令尊”为称人之词,“家严”、“舍弟”为自称之词。

“令尊”,尊,对父亲的称呼。令尊一般用于对对方父亲的尊称,如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七回:宝玉对秦钟说:“你今日回家就禀明令尊我回去再禀明祖母再无不速成之理。”此处的“令尊”即宝玉对秦钟父亲的尊称。此外,在文献中还有一些其他的称人之父的敬辞,如:尊君,古代子也可称父为“君”,故在表示尊称时在前边加“尊”,如《晋书·王述传》:“此尊君不肯耳”;再如《世说新语·夙慧篇》注:“客问元方尊君在否”,尊君即敬称别人的父亲。尊公:子也称父为“公”,如《战国策·魏策》:“陈轸将行,其子陈应止其公之行,曰:‘魏欲决楚齐,必重迎公。’”《广雅·释亲》:“公,父也。”尊公即对对方父亲的尊称,如《晋书·太宗简文帝纪》:“致意尊公”,又《晋书·陈寿传》:“或云丁仪、丁廙有盛名于魏,寿谓其子曰:‘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佳传。’”尊大人:古代也称父亲为“大人”,在称他人之父时往往于“大人”之前加“尊”字,以表示尊敬,即颜之推所说的“称人父母宜加尊字。”除了表示对对方父亲的敬称外,还有对对方母亲、兄弟姐妹及子女的敬称。如称人之母的敬辞有:令堂、令母、尊大人、尊上、尊堂等,令堂即对对方的母亲的尊称,有时也直接称“堂”,其源于《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背,北堂之意,因为古时母亲一般住在北堂,故以“堂”代母亲,在表尊称时加“令”,有时也在其前加“尊”,称“尊堂”,如陆世龙《答车茂安书》:“尊堂忧灼。”称“尊大人”是因古时人们也称母亲为“大人”,因此在尊称对方母亲时,其前加“尊”。尊上,如《宋书·孝义何子平传》:“尊上年实未八十,亲故所知。”此处的“尊上”即顾顗之对子平母亲的尊称。称人之兄有令兄、尊兄,称人之弟有令弟、淑弟(淑,《尔雅》:“淑,善也”)。称对方的姐姐和妹妹则用令姐、令妹或者贤姐、贤妹。另外,一般称人子女的敬辞有令郎、令爱、千金等。令爱也作令嫒,是对对方女儿的尊称,如《京本通俗小说·碾玉观英》:“适来叫出来看郡王轿子的人,是令爱么?”再如清《海公大红袍全传·巡抚台独探虎穴》:海瑞道:“听姥姥说来,姥姥是孀居了。可有几位令郎、令嫒?”余氏道:“有一子一女。”令郎,郎本意为宫室建筑的一部分,后来写为“廊”字。战国时始设郎官,秦汉时增多,如中郎,侍郎等均为官名,东汉时对一些杰出人物也称郎,如周郎、江郎等。唐代时用“郎”来指称儿子,因此在表示对对方儿子的尊称时有“令郎”一说。此外也有一些不常见的称人之子的敬称:君、令君、贤郎、令子等,如《南史·任昉传》:“褚彦回谓遥曰:‘闻卿有令子’。”遥即任昉的父亲,此处令子即指任昉。

“家父”,一般用于对自己父亲的谦称,三国魏·曹植《宝刀赋序》:“建安中,家父魏王,乃命有司造宝刀五枚,三年乃就。”再如清·孔尚任的《桃花扇·听稗》:“先祖太常,家父司徒,久树东林之帜。”此外,自称其父的谦称还有:家严,源于《周易·家人卦·彖传》“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后也称父为“严亲”,故在表示对自己的父亲的谦称时有“家严”一说;家君,《晋书·袁宏传》:“何故不及家君?”又“家君勋迹如此”,此处的“家君”皆是对自己父亲的谦称。家公,《晋书·山简传》:“简叹曰:‘吾年几三十,而不为家公所知!’”“家公”即山简对父亲山涛的谦称。同样,除自称其父的谦辞外,也有对人自称其母、兄弟姐妹及子女时的谦辞。自称其母的谦辞有:家母、家夫人等。家母,对别人自称其母时的谦称,如《颜氏家训·风操篇》:“陈思王称其母曰家母。”家夫人,《后汉书·应奉传》注引《汝南记》:“元义谓人曰:‘此我故妇,非有他过,家夫人遇之实酷。’”此处的“家夫人”即元义对自己母亲的谦称。自称其兄为家兄;自称其弟一般用舍弟、家弟;自称其姐一般用家姐,如《北史·高道穆传》:“高道穆为京邑。魏帝姐寿阳公主不避道,道穆令卒棒破其车。公主泣诉帝。帝他日见道穆曰:‘家姐行路相犯,深以为愧。’”此处的家姐即魏帝对自己姐姐的谦称。自称其女的谦辞有小女、拙女、息女,如《史记·高祖本纪》:“吕公曰:‘臣有息女,愿为季箕帚妾。(箕帚妾表示身份低下之意。)’”“息女”即吕公对自己女儿的谦称。“息”《说文·心部》:“息,喘也,从自从心,自亦声。”故“息的本意为喘气,呼吸。喘气表示生命的延续,故引申有繁衍、滋生、生长之意,如“天地盈虚,与时消息”(《周易·丰卦·彖传》)又“休养生息”又“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土以堙洪水”(《山海经·海内经》),其“息”字皆有滋生、生长之意。据此,进而又引申有子女之意,以表示子女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故“息”表示子女之意,尤指儿子,如晋·李密《陈情表》:“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因此除了用“息女”表示对自己女儿的谦称外,也可用“贱息”来表示对自己儿子的谦称,如《触龙说赵太后》:“老臣贱息舒祺最少,不肖。”除“贱息”外,对人自称其子的谦辞还有:小儿、犬子、不肖子等。其中“肖”,《说文》:“肖,骨肉相似也。不似其先,故曰‘不肖’。”“肖”本指儿子长得像父亲,后引申为“像,似”。“不肖”本指儿子不像父亲,因古代以父子相肖为美,以不肖为丑恶,故“不肖”引申为后辈不成器,不贤之义,因此后世往往用“不肖子”来谦称自己的儿子。

当然,关于谦称和敬称的用法并非全无规律可循,前人总结出“家大舍小令人家”的规律,即在与别人说话时,当说及辈分或年龄比自己大的家人时前面加“家”,如家父、家母、家兄;而对辈分或年龄比自己小的家人,则在一般称谓前加“舍”,如舍弟,舍妹;在谈及对方的家人时则加“令”,如令堂、令尊、令母、令兄等等。之所以有“家大舍小”的区分,这是由“家”、“舍”本身的意义决定的。“家”、“舍”均表示居住之地,古代时,士大夫的居住地称“家”,“舍”多指平民百姓之家或相对简陋的房屋,如“寒舍”、“竹篱茅舍”,甚至养家畜的地方也叫“舍”,如猪舍、牛舍等。另外,“家”也可指家族,具有比较稳定的涵义;“舍”则有客房、临时住所的意思,如“客舍”,于是产生了“家大舍小”的观念。明清以后,“家”在表示谦称时称比自己大的自己的亲属,正如清·梁绍壬在《两般秋雨庵随笔》中所说:“今人于尊者言家,于卑者不言家。”而“舍”在唐代起就专用于卑幼亲属,如“舍弟”、“舍妹”等,自古至今,没有用“舍”和父母兄长相连用的。再说“令人家”,令有美好之意,《尔雅》:“令,善也。”如《诗经·大雅·卷阿》:“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后“令”引申为形容人的品德美好,如《诗经·邶风·凯风》:“母氏圣善,我无令人。”“令人”,即品德美好之人。“令”较早用于敬辞的是汉末《孔雀东南飞》:“不堪吏人妇,岂合令郎君?”“令郎君”即对他人之子的敬称。唐宋时“令”的使用范围进一步扩大,几乎取代了“尊”、“贤”等敬辞,但有时也称自己的亲属。明清以后,“令”专用于敬称对方的亲属,并且“令”只表示一种尊称,与“尊”、“贤”同意,并不是“你”的意思。

总之,我们应当了解一些有关的亲属称谓,唯有如此才不会开口闹笑话,错将别人的父亲当作自己的父亲而贻笑大方。

 

 

                       

 

浏览:
编辑:刘丽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