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砅”与“砯”

  [ 时间:2010-10-24 |  来源:新浪网  作者:刘从军  ]  
  李白有一首《蜀道难》,诗中有:“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砖石万壑雷。”不少唐诗选本将“砯”误作“砅”。如《李白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第3版)、《唐诗三百首简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5月第1版)、《唐诗三百首评注》(张忠纲评注,齐鲁书社1998年4月第1版)、《唐诗三百首赏析》(花城出版社1999年4月第1版)、《唐诗三百首释注》(四川大学出版社1997年7月第1版)等。不仅如此,号称《新世纪规范字典》(王同亿主编,京华出版社2001年1月1日第1版),给“砅”的注音却是“pēng”,用例也是“砅崖砖石万壑雷”。
  由此看来,不少人搞不清“砅”和“砯”的区别,常常把二者混为一谈。下面做些辨析。
  “砅”音读“lì”。有三个义项。①履石渡水。《说文·水部》:“砅,履石渡水也。从水,从石。《诗》曰:‘深则砅。’”今本《诗·邶风·匏有苦叶》作“深则厉”。清代俞樾《春在堂随笔》卷六:“余与陈沈两君皆下与步行,履石渡水者数次,诗人所谓‘深则砅’也。”②渡水用的踏脚石。严复《有如三保》:“往者江浙之间有石通神,淫祀也。天大雨淫潦,一狂生取其像横水中,为砅以过。”③质地较粗的磨石。唐代玄应《一切经音义》卷十三“梵摩喻”引《尚书》:“砅砥砮石。”今本《书·禹贡作“砺砥砮丹”。
  至于“砯”,情况就要复杂一些。这主要表现在对“砯”的读音的不同认识上。就我目前所见到的工具书来看,对“砯”的标音有以下三种:
  一读“pēng”。采用这一读音的工具书我只见到《大学古诗文辞典》(张培恒、王国安主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1年6月第1版)这一种。
  二读“pīng”。采用这一读音的工具书有:《汉语大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湖北辞书出版社1988年7月第1版)、《汉语大词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1年6月第1版)、《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1月第1版)、《王力古汉语字典》(王力主编,中华书局2000年6月第1版)、《古今汉语字典》(刘庆隆、李金兰、刘霜秋编著,四川辞书出版社2000年6月第2版)、《古代汉语词典》(祝鸿喜主编,四川辞书出版社2000年1月第1版)、《古今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编,商务印书馆2000年1月第1版)、《古今汉语实用词典》(吴昌恒、陆卓元、韩敬体、吕天琛、陆尊梧、李志江、李玉英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8月第1版)、《中华古汉语字典》(金文明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8月第1版)、《唐诗三百首辞典》(左钧如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8年11月第1版)等。
  三读“pìng”。采用这一读音的工具书主要有:《辞源》(中华书局1981年12月修订第1版)、《古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词典》编写组编,商务印书馆1998年12月第1版)等。
  以上是许多工具书对“砯”的不同标音。此外还有许多唐诗选本,其注音也不外乎这三种情况。
  主张读“pēng”的选本主要有:《唐诗三百首》(蘅塘退士编,陈婉俊补注,中华书局1959年9月第1版)、《中国历代诗歌选》(林庚、冯沅君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1月第1版)、《历代诗歌选》(季镇淮、冯钟芸、陈贻焮、倪其心选注,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年3月第1版)、《新选唐诗三百首》(武汉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7月第1版)、《唐诗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4月第1版)、《唐诗一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月第2版)、《中国古代文学读本》(上海教育学院编,教育科学出版社1982年6月第1版)、《古代汉语》(王力主编,中华书局1964年9月第1版)、《古代汉语》(郭锡良等编,北京出版社1983年6月第1版)、《李白诗选译》(詹锳等译注,巴蜀书社1991年10月第1版)、《唐诗经典》(郁贤皓编注,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1月第1版)等。
  主张读“pīng”的选本主要有:《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朱东润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月第1版)、《唐诗三百首新注》(金性尧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9月第1版)、《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于非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6月第1版)等。
  主张读“pìng”的选本,也许因我的孤陋寡闻之故吧,目前只见到《唐诗三百首(图文本)》(盖国梁等注评,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5月版)一种。
  我写这篇拙文的目的,第一,“砅”和“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字,切莫混为一谈。第二,“砯”的异读现象显而易见且非常普遍,已经造成了极为混乱的现象,读者也是无所适从又无可奈何,希望引起国家语委和有关专家的重视,以求尽快规范。
 

浏览:
编辑:马乾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