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开拓”与“拓本”

  [ 时间:2010-12-08 |  来源:陕西师大报(第457期)  作者:刘纯博  ]  

“开拓”和“拓本”这两个词,很多人会把两个“拓”都念成“tuò”,殊不知它们的读音和意义其实有很大差别。“开拓”的“拓(tuò)”和“拓本”的“拓(tà)”表面看来只是读音的差异,实际上“拓”的读音变化,正反映了其在不同历史时期发展演变的情况。 

《说文·手部》:“拓,拾也。陈宋语。从手,石声。摭,拓或从庶。”这是“拓”的本义。如《后汉书·张衡传》:“躔建木于广都兮,拓若华而踌躇”。谷衍奎《汉字源流词典》认为“摭”和“拓”表示拾取的本义时最初没有差别,只是在隶变后才有了表义上的分工,拾取义后用“摭”来表示,而“拓”后来则常被用来表示开辟扩展义。“拓”的词义分化也导致了语音的分化,即分化出“tuò”。此外,“拓”还有另一种读音“tà”,这个音很可能直接源于其上古音入声韵尾的失落。“拓”念“tà”用于表示拓印、椎拓之义,较早见于《隋书·经籍志》:“其相承传拓之本,犹在秘府。”后来“拓”的这个读音与“开拓”之“拓(tuò)”的读音一同被沿用至今。
    “拓”读“tuò”产生的时间较早,用法较灵活,所见于古籍中的义项也较多。大约从战国开始,“拓”在文献中开始出现表示开辟扩展之义的用例。后来,“拓”的开拓义成为见诸于文献的最常用义项之一。这个义项在近现代汉语中使用也很广泛。在“拓(tuò)”这一基本义下也产生了一些新词,如拓销、拓殖、拓展、拓宽、拓荒等。此外,“拓(tuò)”还产生了举、推、张开等义项。如《列子·说符》,“孔子之劲,能拓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闻”;《水浒传》第二十一回:“婆惜把手拓开。”此外,“拓”还可以借用为姓氏,为音译词,主要为少数民族专有姓氏“拓跋”使用,是北魏皇族的姓,如拓跋珪。
  在隋唐以后的典籍中,“拓”又引申出椎拓、拓印之义,现在读作“tà”。但关于《隋书·经籍志》中的“相承传拓之本”是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拓本,历来还多有争议。主要原因在于,在“拓本”之外还另有“搨本”一说,二者又有差别。首先,从字音上看,“搨”和“拓”现在都念“tà”,属同音字。而考察古音,得知“搨”上古属透母叶部,“拓”上古属透母铎部,两者声纽为同纽双声,韵部相近,所以它们的上古音是相近的。
    再从词义发展的角度看,“搨本”比“拓本”的用法要出现得早,而且两者本义是有区别的。“搨”字初见于南朝梁顾野王的《玉篇》释曰:“搨他蜡切。拹搨也。又都盍切。手打也。” 宋·黄伯思《东观馀论·论临摹二法》:“‘搨’又叫‘摹’或‘模’,是以薄纸覆古帖上随其细大而搨之。”搨本就是影写本,它分为直接摹写和先双钩后填实两种。用前一种方法得到的复制品被称为“摹写本”,用后一种方法得到的复制品被称为“双钩填廓本”。在拓石经的现象出现之前,人们一直都是通过临摹影写的方式来流传名人真迹。陈梦家《中国文字学》也提到,“拓墨之法始于南北朝之拓石经,两汉之时虽有少数的铜器出现,但是无法拓墨传布的”。这都可证明拓本出现的较晚些,同时也说明“拓本”是不同于“搨本”的。“拓本”不是在碑帖上影写,而是直接在金石器物上椎拓,从而得到的拓本更近于真迹,因此对于珍贵的摹拓本,人们有“下真迹一等”的赞誉。“拓本”这个词,大约在宋代文献中才正式出现。例如:“吕升卿为京东察访使,游泰山,题名于真宗御制《封禅碑》之阴,刊刾拓本,传于四方”(北宋·魏泰《东轩笔录》卷五)。
  宋代以后,由于读音相近、语义相关,“搨”、“拓”二字在文献中就常常发生合流通用的现象。例如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六:“李端叔《跋》云:‘贞观中既得<兰亭>,上命供奉官拓书,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各拓数本,分赐皇太子诸王近臣,而一时能书如欧、虞、薛辈人皆临拓相尚,故<兰亭>刻石流传数多,当有数百,今所得独定州本为最。’”

    现代汉语中保留了椎拓这一义项,《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中将“拓(tà)”解释为:把碑刻、铜器等的形状和上面的文字、图形印下来,方法是在物体上蒙一层薄纸,先拍打使凹凸分明,然后上墨,显出文字、图像来。“拓”和“搨”则收为繁简字,意义上不再区分。此外常见词语有拓片、拓印、碑拓、拓墨、拓手、拓写等。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发现“开拓”的“拓(tuò)”和“拓本”的“拓(tà)”虽然字形相同,但读音不同,而且语义上也有很大差别,它们产生于不同的历史时期,在表义上也各有分工,应该注意区别。要而言之,“开拓(tuò)”的“拓”现在主要用于表达开辟、扩张(领土、势力)之义,而“拓本(tà)”的“拓”则用于表达与金石器物拓写相关的意义。搞清楚了“开拓”和“拓本”的区别,我们就能避免在这两个词上的误读问题。   

 

浏览:
编辑:刘纯博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