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角色”与“角度”

  [ 时间:2011-03-08 |  来源:陕西师大报(总第461期)  作者:马乾 刘丽  ]  

常在一些节目访谈中听到一些演员说:“我在这部戏中的角(jiǎo)色是……”,而在一些方言中,尤其在西北方言中,人们常常将“角”读成jué,如“角度”读为角(jué)度。由于受演员的误读和一些方言的影响,很多人混淆了“角”这个字在普通话中的正确读音,因此有必要对该字语音的发展变化加以辨析,以便人们了解其在不同词语中的正确读音。

“角”的本义为兽角,《说文解字》曰:“角,兽角也,象形。”古人也将兽角制品称作某某角,如号角、牛角梳等,这些都是兽角一义的引申和发展。《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规范“角”在这些词组中的读音均为jiǎo,这些义项与视觉上的形状(形态)或材质有关。“角”的另一个读音为jué,颜师古注《汉书》曰:“角,校也,竞也。”王力先生认为角、较(校)古韵相近,为同源字,现代汉语中,角逐、角斗等词仍然保留此义,这些词汇意义都与动作有关,由于兽角具有防御和攻击的功能,由此而引申出竞赛、争夺之意。“角”在影视中读jué,如男主角、配角等,角色之“角”也读为jué,指在影视剧中,演员扮演其中的艺术形象等,又引申比喻生活中某种类型的人物。《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中规范,角表示古代盛酒、形状如爵的器具时,读音也为jué,朱骏声在《说文解字通训定声》中推测曰:大概是古代早期酒器等多用兽角等制成,所以觞、觚、觯、等都以角为义符。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之“角”也读为jué。一般认为“角色”一词源于《左传》,《左传·襄公十四年》驹支论崤之战中戎族和晋国的地位和作用时说:“譬如捕鹿,晋人角(jué)之,诸戎掎之。”“角”在这里用为动词,执其角,即晋国扮演了执鹿角的角色。后由此演变成角抵戏,秦汉时期,角抵戏将歌舞和表演、故事相融合,成为中国古典戏曲的雏形。如《史记·李斯列传》载秦二世曾在甘泉宫“作角抵俳优之观”,“角”指在演出中扮演某形象的人物,这当是戏曲术语“角色”一词的来源,“角”的意义逐渐增多,这样,“角”的读音开始分化。汉字形音义总是处于一个动态平衡的发展过程中,一个字形不能承载过多的读音和意义,一个读音也不能负担过多的意义,为了达到这种平衡,产生新的读音,以音别义。

“角”出现读音分辨不清的原因与“角”的语音演变有关,王力先生在《汉语语音史》中总结了文言文中“角”字的韵母的语音演变规律:他将先秦至两汉时期的韵母拟音为[eok],南北朝时为[euk],隋唐后其音变为[ok],宋代变为[eak],元代继而变为[iau],明清时期则为[ye],这种情况直至现代(参《汉语语音史》,《王力文集》第十卷,山东教育出版社1987年,第626页)。但是语言的变化并非是一蹴而就的, 是一个缓慢变化的过程。明清时,“角”在官话中已读为jué,但是由于方言的保守性及相对封闭性,jiǎo这一读音在方言中仍有所保留,正如王力先生所说的,在现代北方话,包括在西南官话中,对于角字仍然停留在jiǎo的阶段,如河北、武汉等地,这在北京话中也很明显,并没有进一步发展和演变。同时,王力先生在《汉语史稿》指出:(角等字音jué的现象)发生的具体时代还没有能够考证出来,大约不会早于十八世纪,在《圆音正考》里“觉”(按,角在《切韵》系统中为觉韵字)“决”还不同音(参《汉语史稿》(重排本),中华书局2004年,第167168页、180181页)。可以说在十八世纪之后,尤其是自清起,角的两读同时存在,只不过一个在官话系统中,一个存在于方言中。如在明清戏剧文献中,“角色”与“脚色”通用的现象便是明证。如:明末清初·李渔《闲情偶寄》卷三《词曲部·格局·出脚色》曰:“本传中有名脚色不宜出之太迟。”又黄幡绰《梨园原·王大梁评论角色》曰:“角色者,言其本角之物色也,……凡男女角色,既妆何等人,即当做何等人自居。”在这些文献中,“角”与“脚”通用,因“脚”在明清北京话中读为jiǎo,可得“角”在北京方言中读为jiǎo。《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等也将“脚色”与“角色”视为异形词,而其正字当为“角”,因为戏剧是由“角抵戏”发展而来,所以,“角色为推荐词形。而普通话(即狭义上的现代汉语)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jué属于北京官话,jiǎo则属于北京土话。建国后,在规范普通话读音的时候,为了进一步减轻“角”字的语音负担,按照尊重语音史,角逐、角斗、角色等词汇中的读音为jué;同时又据从俗原则,规定兽角、三角、角度等词汇中读音为jiǎo

造成当前“角”等字音混淆的原因,除了受方言和白话等原因的影响外,还有长期以来的语言文字知识普及的不足,人们在语言中分不清多音字的状况。在日常工作中,遇到带“角”的语词,我们只要注意从意义上进行区别,就不会混淆其读音了。

 

浏览:
编辑:刘丽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